當前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觀點 / 正文
學術觀點

孫娟娟:食品安全治理的法治基礎與人才培養

發布時間:2021/3/4

食品安全工作必須貫徹治理的基本理念,法治是其前提和基礎。[1]無論是實現宏觀的依法治國目標還是具體的食品安全法治,都離不開一支德才兼備的高素質法治工作隊伍。而且,食品安全問題多種多樣,沒有多學科的知識無法從整體上把握。例如,食品生產經營者承擔保障食品安全首要責任,其內部合規管理需要依托于復合型的專員,以便利用自己對技術要求和法律規范的理解來制定企業合規的制度框架和具體規則,以落實生產經營者的主體責任。[2]同樣的,建立食品安全檢查員制度,提高檢查員專業化水平[3]也依托于這些專業人才的文理兼修和理論聯系實際的知行互動。由此而來的挑戰便是如何培養食品安全法治的專業人才,尤其是建立打破學科壁壘、知識界限以及理論界與實務界的隔閡,形成以問題為導向的跨學科研究機制和人才培養機制。[4]基于實踐觀察,筆者認為可從跨學科、跨領域、跨地域三個方面總結針對食品安全法治的交叉學科設置安排和發展路徑。

一、從學科導向的?平逃絾栴}導向的跨科教育

食品等關系公眾健康的政府監管需要確認社會可接受的風險程度,這個過程涉及到毒理學、微生物學等自然科學專家的科學判斷,也需要社會學、法學等社會科學專家結合公眾的認知、參與來進行價值判斷。而且,面對食品安全這一成因、表現和影響都極為復雜的問題,法學等社會科學的專家如果不了解食品中的危害和食品行業中的操作實踐,其提出的制度安排可能不具可操作性;同時,毒理學等自然科學的專家如果不了解法治中諸如限制政府權力和保障公民權利的基本原則,其提出的應對之策可能超越主管部門的權限或忽略公民的參與。

因此,一方面,為保障監管決策的科學性和民主性,政府監管以跨學科的專家委員會方式克服了學科分門別類導致的認知碎片化,并按照卓越性、透明度等原則要求確保專家觀點的專業性、獨立性。另一方面,如何為食品安全監管提供應因之策的反思促成了教育這一前端改革,即依托于整合多科學的平臺培養跨學科的人才和拓展交叉研究。例如,在問題導向下,食品安全法治研究和人才培養也需要“文理兼備”和“諸法合一”的有機結合。

二、從專業的理論提升到行業的實踐積累

就人才培養而言,學生專業的復合型可以結合本科期間的食品科學教育和研究生期間的食品法治教育來提升學生的專業知識儲備。從當前實踐發展來看,無論是負責市場監管的主管部門還是確保食品生產經營者合規的企業內設部門或外部咨詢機構,都訴求同時具有食品科學和法律知識的復合型人才。而且,隨著依法行政的全面推進和食品生產經營者主體責任的不斷提升,上述人才的需求也是持續增長。在滿足上述的人才供需時,跨學科的教育安排不僅要考慮知識輸入時拓展認知邊界的難度,也要重視知識輸出時食品專業的應用性。

對于前者,從食品科學到法律科學,跨學科的教育需要拓展學生的認知邊界,并克服食品科學思維方式力求客觀與法律科學力求合法的差異。這一拓展首先依托于傳統法學的普法式教育,并在此基礎上研習食品(安全)法的?平逃,后者業已整合理論與實踐而發展為一項獨立的領域法。對于后者,從靜態案例分析到動態情境教學,促進食品安全專業知識的應用性。例如,針對一個具體案例,學生應根據法律的實體和程序要求區分客觀事實和法律事實并應用規則解決其中存在的權屬爭端等。比較而言,食品安全法治教育同樣側重于非訴訟的企業合規和政府決策服務,因此,也可以借助動態的情境教育來提高專業知識的應用。

三、食品(安全)法治教育的“引進來”與“走出去”

實踐中,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食品學科的設置都日漸強調食品教學研究融合多元學科的交叉性和協同性及人才培養的專業型和應用型。例如,荷蘭瓦格寧根大學在全球范圍內設立了第一個食品安全的研究生學位。圍繞食品安全,相關的教學和研究不僅包括生物學、毒理學等技術類學科,也包括法學、經濟學、風險管理和交流等內容。再例如,哈佛大學法學院針對食品法的發展,建立了食品法和政策診所以及食品法實驗室。其中,食品法和政策診所為學生提供實踐機會,便于他們應用法律和政策工具來解決美國食品系統對于健康、環境、經濟等的影響。相類似,中國人民大學食品安全治理協同創新中心因為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的投入而“形似”哈佛大學法學院及其推進的食品法學貢獻,但是,從創立的初衷到實質性的內容安排,其更像荷蘭瓦格寧根大學的專業性設置,即通過與理工科高校和實務部門的協同合作,將食品科學、營養科學等理工科類的教學與研究融合到專業設置中。

在此基礎上,一方面,域外食品安全法治教育與研究“引進來”的方式包括一是通過系列翻譯不斷引入域外專家寫作的食品安全優秀教材和專著,二是邀請國外食品領域內的專業人士來華講課,介紹食品法和食品安全監管理念和制度體系,三是一些國際性的會議和訪學機會也為國內學者解域外的食品安全法治教育和研究提供了契機。另一方面,我國的食品安全法治教育與研究經驗也可以“走出去”,方式包括一是通過與域外高校合作探索食品(安全)法治教育的聯合培養模式;二是參與國際層面的食品安全法治研究項目、學術會議和專著寫作,[5]三是推動食品法治高校、研究機構的聯盟建設,以信息共享和協同合作等方式提高學科的認知度和自身在食品安全法治領域內的話語權。

四、結語

對于上述發展,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的《關于高等學校加快“雙一流”建設的指導意見》業已指出:要促進學科體系的可持續發展,有必要打破傳統學科之間的壁壘,以整合相關科學及其交叉融合式應用, 繼而在前言和交叉學科領域培育新的學科生長點。而且,在這一過程中,學科建設有必要結合國家和區域戰略需求,并發揮對傳統優勢產業和新興產業的支持作用。相應的,一個融合學科體系、結合理論實踐、兼顧中外經驗的人才培養模式可為食品領域內的主管部門、企事業單位提供兼具理論認知和實踐經驗的專業人才。



[1] 韓大元:《通過法治推進食品安全國家戰略》,《法制日報》2015年12月23日第9版。

[2] 孫娟娟:《食品安全合規制度的設計與發展》,《中國醫藥報》2018年12月14日第3版。

[3] 張守文:《食品監管呼吁專業化——淺議建立食品安全檢查員制度》,《中國市場監管報》2020年6月。

[4] 韓大元:《食品安全戰略呼喚復合型治理人才》,參見http://news.wugu.com.cn/article/693269.html (最后訪問時間2019年10月12日)。

[5] 例如,華杰鴻、孫娟娟《建立中國食品安全治理體系》,歐盟盧森堡出版社辦公室,2018年。


分享到:
波多野结衣av在线无码中文观看